泰山测出大连人“压着打”的上限,克雷桑的使用逻辑已可预判

0 Comments

泰山测出大连人“压着打”的上限,克雷桑的使用逻辑已可预判
最后20分钟,郝伟执教的泰山连进3球,彻底击溃了谢晖的大连人。让人欣慰的,是有足够多的声音,向大连人表达了敬意。实力上的巨大差距,尤其是泰山还有费莱尼这种Bug级的核武,大连人防线在最后时刻“崩断”,近乎是一种必然。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这场比赛的泰山测出了这支大连人“压着打”的上限。同时,本场送出助攻的克雷桑,引进与使用逻辑也可以被“预判”了。【郝伟主动出击,与大连人对着压是必然】赛前,已经有足够多的媒体直言,谢晖的“压着打”战术,会在本场比赛遭遇到泰山的限制。甚至,会被泰山压着打。做出这种推测有着非常充足的依据:双方实力上存在较大的差距。郝伟的策略也符合外界的预判,从比赛一开始,就寻求对抗与压制。其中的逻辑,也非常清晰:大连人的这种节奏,对于任何中超球队的防线都有杀伤力。一旦让对手“打疯”了,或者自己被冲乱了,那比赛就会陷入被动。想追平甚至是反超的难度,会异常大。毕竟,泰山的防线依然是残阵。而从泰山多年来有延续性的建队结构来看,球队防线始终在转换中惧怕那种对抗能力好,人球结合出色的锋线球员。与大连人进行互压的另一个关键因素,是消耗。消耗的点,是大连人的体能,以及前场对抗技术最好的阎相闯。这种消耗,也有利于泰山在下半场比赛换上费莱尼,进行最后的拼杀。【实力差距下,顶70分钟或许就是大连人的上限】泰山在右侧肋部进行配合后,孙准浩一个弧度巨大的高球传中,让费莱尼在后台完成了精彩的包抄走位与头球争顶,皮球带着有些诡异的弧线,越过了飞身扑救的张翀。看似简单的传中战术,效果就是这么直白。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,泰山最近赛季里,最后阶段进行肋部配合送空位传中找高点,是惯用战术。大连人接近消耗完毕的中后场,肯定顶不住。紧接着,就是一直提着的那口气送下来,一泻千里。但在费莱尼进球前,体现出的另一个问题,就是大连人这套压着打的战术上限,已经非常确定:面对强敌,他们拿分的基础是先进几个球。因此,前4轮大连人都是率先得分的一方,但最终有3场是平局收场。一方面,是大连人的这个战术对于体能、对抗持续性的要求非常高,球队没有足够多且好的替补球员,进行战术递补;另一方面,球队阵容结构短板逐渐展现,没有进攻组织与推进的“大核”。而从本赛季的中超诸强来看,进攻生涩的球队,即便是拥有外援,一旦不具备爆点推进或组织能力,那就无法撑起体系。具备一定代表性的,是武汉长江。这就是大连人这套体系的上限所在。要想提升这个上限,除了在二次转会窗口进行补强,没有其他太好的办法。【大号边锋克雷桑的使用逻辑,或许并不是纯当中锋】郭田雨此前留洋,费莱尼遭遇伤病,泰山的进攻体系在失去高点后有点崩塌的意思。因此,外界对于克雷桑的期盼度非常高。尤其是,他190cm的身高,让很多人坚信,他就是泰山对中锋的补强操作。但克雷桑并不是郭田雨这样的中锋,他非常喜欢拉边,而且拥有一定的持球技术。说白了,就是一个具备中锋素质的“大号”边锋。这样的边锋,在郭田雨、费莱尼不在场时,问题明显:球队训练的再多,克雷桑在比赛中也不会时刻瞄准后点,等待队友的传中。因此,我们看到了泰山足够多的传中,越过克雷桑来到后点。本场比赛,一度是由金敬道前插后点。职业生涯形成的比赛记忆与踢球方式,不是短时间可以改变的。那泰山引进他的目的是什么呢?策应,对抗,然后拉开对方的防线宽度。本场比赛,克雷桑的活动范围达到了加盟泰山的最大,一共进行了21次对抗的他,6次过人尝试成功了4次。他之所以要扩大活动范围去对抗,一是要给莫伊塞斯解压。毕竟,赛季首轮开始不断在中锋、中场之间切换的莫伊塞斯,消耗巨大;另一方面,在走了格德斯后泰山前场也需要有人能完成持球的冲击。这是数场比赛可以看到的东西。那看不到或者我们可以去猜测的呢?郭田雨依然有些稚嫩。而费莱尼已不再年轻,即便如今的他拥有足够好的体格、头球技术、对抗技巧,但身体终究是要下滑的。这两个因素,会导致泰山的高空战术,在对方禁区内堆满防守球员时,效率下滑。而规避这种情况的一个关键手段是什么?拉开对手防线的横向宽度。克雷斯具备肋部配合的能力,也愿意在禁区前沿与队友打出配合,这无疑会吸引对方的防守兵力,从而把对手的低位防线拉开。这一点,或许在接下来对阵河南嵩山龙门,以及下一阶段对阵武汉三镇、北京国安、上海海港等三中卫球队时,得到印证。当然,如今踢得非常努力的克雷桑已经收获了助攻,风评也可能会渐渐好转。